A级人体片
 

落后的教学模式怎么破?潘鹏凯想从少儿产品方面着手做些改变

在美国读博期间,国外"实践得真知”的教学方模式与中国“死记硬背式”的教学模式所形成的较大差异让潘鹏凯印象深刻。“中国是很勤劳的国家,但教育一直在一个死胡同里,把聪明的孩子教笨了。”

带着想要做些事情促进中国教育变革的初衷,2004 年,潘鹏凯创立了说宝堂,以口语练习切入教育培训市场,即交互式的语音识别。这种模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在线教育。2010年,平台转型少儿教育产品,并创立爱乐奇品牌。

目前,爱乐奇平台上已经聚集了 3000 名外教,90% 为北美外教。一年付费用户超过 5 万人,与100 多家知名机构达成合作,包括新东方、 、 昂立教育等。自主制作歌剧几百首,有版权照片 6 万多张,绘画有 4 万多张,还有众多原创动画作品。


从语音切入英语培训市场

潘鹏凯父母均在浙江大学任教,1994 年,潘鹏凯大学毕业后也留在浙大教书,主要教授计算机与工业设计相关课程。

1997 年,潘鹏凯无意中看了《数字化生存》一书,不禁感叹于美国前沿的信息技术理念,后来他成功申请了去麻省理工读博士的机会。潘鹏凯在麻省理工的主要研修课程就是怎样让机器变得更聪明,如何让机器更好的学习。而培养机器学习,首先就要研究人是怎样思考、如何学习的。

“MIT校园很小,但你很难想象就这么小的一个地方已经诞生了 85 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主要就是跟思维方式、教育方式有关。”回国后的潘鹏凯对此感触很深,当时他就萌生了做教育的想法,想为中国的教育改革做些事情。

2004 年,潘鹏凯成立说宝堂,以口语练习切入教育培训市场,即交互式的语音识别。这种模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在线教育。

2009 年,说宝堂年销售量已达到 10 万套。即便如此,潘鹏凯及团队仍然面临着诸多难题,如用户使用率低下,续费难等。渐渐地,潘鹏凯觉得这种模式可能走不通了。

A级人体片潘鹏凯认为 “在线”和“教育”的冲突性是在线教育发展的一大痛点,学习过程中需要不断试错,其带来的挫折感和在线 初给人的感觉是冲突的。能做成功的都是顺应人性发展规律。

近几年来,众多语音项目的出现也掀起了一股风潮。如英语流利说、扇贝单词注册用户数均已达千万级。面对这一时期语音类项目的集中爆发,潘鹏凯觉得与十年前相比,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及智能硬件性能提升以及用户意识培养成熟对这一次集中爆发起着关键性作用。

PC端相对的地域局限决定了其很难大规模的扩展起来,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使得用户的使用场景实现多元化扩展,用户数量级自然可以实现快速增长;在硬件设施方面,十年前的显卡、耳麦等硬件设备还是较低层次的配置,语音识别程度较低,而这会严重影响用户体验;其次就是用户意识培养,那个时候人们对网络还处于一种抵制状态甚至是视为危害少年的邪物,对于通过网络来学习这件事人们还是有诸多质疑的。那个时段兴起的杨永信的电击治疗是这一群体意识的缩影。

虽然十年前的语音学习项目与今天相关创业项目不可同日而语,但潘鹏凯认为语音教学与十年前相比虽然有量的飞跃,用户量级从百万级到亿级,市场规模也大幅度扩展。但并未从根本上实现质的飞跃,还是处于较为基础的录音、语音传话层次。尤其AI的蹿红吸引了众多创业者进入相关领域,融资也异常顺遂,“但这群人往往还没搞清楚什么是人工智能,就开始到处嚷嚷什么自适应,人机交互。现在的市场很混乱。”潘鹏凯表示。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同样的一个创业项目进入市场的时间节点很重要,十年前做在线教育,客观环境决定了很难快速爆发。而十年后的今天进入市场恰好得到了客观环境助力。

但是回到十年前,受到客观环境限制的潘鹏凯对行业现状进行深入分析之后还是决定转型。

转型少儿英语产品

A级人体片2009 年,说宝堂正式转型做少儿英语教育,并于 2010 年创立爱乐奇品牌。公司专做针对 3 到 15岁孩子的英语产品。对于少儿教育市场, 常见的切入点还是培训,但潘鹏凯却做了少儿英语产品。

潘鹏凯认为任何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细化分工,有人提供产品,有人提供服务……线下培训机构现金流状况较好,但运营模式较重。

“之前的学习经历让我深刻地意识到中国的教育产品实在是太落后了,在学生中间广为流行的教育产品大多是代代相传,出版年份较久,很多父辈时用的书现在还在用。这在当下知识快速更新的时代自然是不适用的。所以我对教育产品更有热情,我们希望能做些事情对这种现状做出些改变。”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潘鹏凯及其团队当时就预判未来学习会有转移到线上的趋势。所以爱乐奇初期主要研发数码教材,包括“爱乐奇英语数码教材”和“爱乐奇英语学习网站”。 后期发展过程中平台陆续研发了“爱课件”“爱测评”“爱校通”等。用户数增长起来了以后,又做了实体教材。

后来数据证明他们当时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目前爱乐奇C端服务用户数百万,B端合作机构上千家。用户对产品的认可离不开潘鹏凯他们对产品的不断打磨。

潘鹏凯认为,英语教材必须由老外负责研发,在配备国际化的团队的基础上充分了解中国市场。目前爱乐奇的核心 层均是美国名校毕业。同时,他们邀请了世界 英语编写者帮助不断打磨产品,进而提升产品的系统性与科学性。

在研发过程中,潘鹏凯发现对于一些进口的原版英文教材,较厚的课本、全英式的教学模式在中国遭遇了水土不服,用户体验很差。为了解决这一痛点,爱乐奇就把相关教学方法以视频和文字的方法储存到课件中,方便老师随时查看,大大降低了老师的备课成本。相比于其他教材,爱乐奇的教材更注重知识的应用性。在孩子熟悉语法的基础上将学习内容融入到日常生活中。

除了在教学产品上下功夫,爱乐奇同时帮助老师进行技能提升,平台研发了一系列完整的教师培训体系,每周都会有教师培训的直播课程。

“我们不仅跟校长谈,还会跟教研员谈,了解他们的需求和痛点,然后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我们做好一部分就给他们用,然后再不断打磨,不断更新版本。”

A级人体片中国公立学校的教育信息化政策一直未得到 意义上的普及,虽然政府购买了非常多的软件和设备提供给老师,但很多老师并没有 实践起来。而爱乐奇仅仅引进了很小部分公立校,其服务对象还是以培训机构和高端幼儿园为主。

相对于公立学校的被动接受,潘鹏凯觉得私立学校的表现更为主动,他们更为关注市场动向及竞品状况,因此对前沿技术的接受度会更高,开放性更强,这也使得爱乐奇在进行业务扩展时相对容易一些。

目前爱乐奇与合作机构有两种合作模式,一是合作机构直接使用爱乐奇的教材,另一种是爱乐奇根据原机构现有内容进行合理配置,现在爱乐奇可以实现定制内容一个月左右全部完成。

进军视频外教领域

近两年视频外教模式颇受市场和资本青睐,众多教育培训机构开始切入这一领域,且大多数采用的是一对一的教学模式,例如针对 K12 英语教学的掌门一对一。

2015 年,爱乐奇与昂立联合打磨产品。对视频外教领域一直存在争议的“1对1 VS 1对3”、“约课 VS 排课”进行深度实践调研,2016 年,爱乐奇正式推出视频外教业务。

爱乐奇采取的是师生一对三模式。这一选择也是潘鹏凯团队经过多次试验得出的结论。对于孩子来讲,一对一沟通时,必须开口讲话对于孩子来讲压力很大。而如果是一对三模式,孩子会觉得是跟朋友一起学,会相应减少他的压力。在内容方面,爱乐奇更多的采用场景化教学模式,鼓励孩子在特定的场景中交流,提升其语言应用技能。在老师层面,平台会在外教筛选、培训方面投入较多的精力,对每堂课进行视频录像,然后运营团队会实时进行分析,将实践较好的经验推广开来。

不同于多数机构采用的约课模式,爱乐奇采用了排课模式,这样孩子就可以与一位老师产生长期互动,“教育是建立信任关系之后,孩子渐渐地打开眼睛、嘴巴、耳朵等。这个时候他的能力才能飞速发展。如果单纯的依靠线上教学,每次变换老师,这从本质上不能称得上是一个教育产品。”潘鹏凯表示。

潘鹏凯认为未来领袖好的少儿教育模式一定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线上主要是提升口语能力,即提能;线下主要在老师帮助下提升知识技能,即提分。“学习不仅仅是指跟老师学,老师只是点燃学习热情,更多还是依靠孩子自我主动性。学习不单是记,要更多地跟情感联系起来,要遵循人类几千年的发展规律。而不是把商业利益凌驾在科学教学之上,我觉得这种模式很难走的长远的。教育还是要有平常心。“

针对目前市场上出现的类似的提供外教直播服务的公司,潘鹏凯表示视频外教服务不是一个简单的外教中介服务,而是一个外教教学综合运营管理工作。比如外教怎么管理,内容从哪里来,内容体系之间相互搭配吗?就单单外教薪水支付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作。

而爱乐奇则在教学内容研发、课程配置及外教管理等方面与培训机构进行合作, 大程度对教学内容、教学效果进行质量提升。

对于未来中国英语教学发展方向,潘鹏凯表示融合会是大趋势。由于国外 师资较为匮乏,则中外教结合模式会是 佳选择,同时引进较为先进的技术做融合。“在未来。线上线下融合、中外教融合以及人与机器的融合会是大趋势。同时这种融合会让行业资源更加集中,并逐渐形成大机构和小作坊两种形态,中间规模机构会被逐渐弱化。”

目前,爱乐奇平台上已经聚集了 3000 名外教,90% 为北美外教。一年付费用户超过 5 万人,与100 多家知名机构达成合作,包括新东方、 、 昂立教育等。平台原创歌剧数百首,版权照片 6 万多张,绘画 4 万多张,包括众多原创动画作品。

据潘鹏凯透露,2016 年,爱乐奇平台教材营收之和与视频外教营收比为 1:2,未来视频外教的营收占比还会有较大幅度提升。



发布于:2017-06-26
0